上海禾邦的美光电有限公司:公司|川系黑马中迪禾邦“渡劫”

来自:兰州市联盛重工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中房报记者 唐珊珊 | 北京报道

这次疫情,或许会成为压垮中小房企的最后一根稻草。

3月25日深夜,一位中迪禾邦成都项目员工在微博写道:”工资停发已有2月,不打算坚持了。”

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截止3月26日,中迪禾邦成都公司在职员工1至2月工资均未发放,部分已办理离职员工也尚未领取到此前行政人力中心承诺的延期发放的工资。对此,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致电中迪禾邦,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回复。

欠薪风波未了,中迪禾邦又将部分资产放上了货架。3月20日晚间,中迪禾邦发布公告,称为优化公司资产结构,盘活公司闲置资产,公司拟将北京市丰台区海鹰路1号院6号楼五层的房产以150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中交睿达。交易后预计产生约900万-1000万元左右的企业所得税税前收益。

尽管中迪禾邦在给员工的通知中,将此次困境归结于疫情影响,但资料显示,自2018年开始,中迪禾邦的资金问题便已显露。2019年11月,安信信托出现逾期,其中与中迪禾邦系有关联的信托产品规模为220.5亿元。

━━━━

危机蔓延

春节期间,一则中迪禾邦人力行政中心发布的通知截图在网上流传。该通知的主要内容为:因公司资金困难叠加疫情影响,员工按照先前公司的协商方案主动离职的,公司想尽一切办法筹借资金支付1月和2月工资,3月31日之前发放,并且购买1月、2月社保公积金;如果在2月27日前不愿意按照之前公司协商方案主动离职的,只发放1月份的工资,且根据公司资金情况迟发或缓发。对此,记者向一位正在办理离职手续的中迪禾邦员工求证,对方表示,目前成都公司已经有不少人在办理离职手续,还有一部分人因为赔偿问题未谈妥,仍在僵持中。

尽管有部分员工在人民网问政平台上向成都市市长投诉,但据负责核实情况的成华区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中迪禾邦的行为符合人社部和四川省人社厅的文件精神:“对暂无工资支付能力的企业,企业可与工会或职工代表协商延期支付,帮助企业减轻资金周转压力;同时对没有提供正常劳动的职工,企业应当发放生活费的规定。”

同样陷入僵局的还有中迪禾邦投入巨资拿地开发的中迪广场,据记者了解,中迪广场项目二期工程2018年至2019年曾因资金问题停工一年,2019年底复工,但疫情影响,项目再次陷入停工状态。一位项目工程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影响项目停工三个月,近期已申请复工,但还未批复。

中迪广场位于重庆杨家坪商圈,2015年,中迪禾邦豪掷23.2亿元以挂牌方式底价摘得。自获地以来,中迪广场就一直被视作杨家坪商圈向南扩容的典型商业项目。中迪禾邦方面曾表示要投资100亿元,将该项目打造成中国西南国际金融商业商务中心。但该项目自开建以来,一直因招商结构不善饱受争议,据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一期项目招商并不乐观,大面积未装修物业空置,仅盒马生鲜和好利来在正常营业,一些已出售物业门上也贴上了转让广告。据项目周边中介人员介绍,该项目商铺均价曾多次降价,一路从开盘初期的30000元/平方米直降至12000元/平方米,目前该项目二手房均价在13000/平方米左右。

但中迪禾邦的麻烦似乎远不仅此。2019年5月,安信信托旗下“安赢11号和“安赢25号”两款信托产品先后被爆出无法按期兑付,两个产品发行规模分别为16.5亿元和32亿元。Wind数据显示,两款产品劣后份额公司分别为上海阆富实业和上海凯富置业,这两家公司的控股股东均为中迪禾邦。据公开资料统计,在安信信托逾期违约产品中,与中迪禾邦有关联的信托产品规模为220.5亿元。

尽管安信信托随后对部分内容作出澄清,称安盈42号项目涉及的中迪禾邦下属企业上海逸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仅为该项目的劣后方投资人,并非该项目融资方。同时表示中迪禾邦系与安信信托及安信信托的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但此次事件的发酵还是将中迪禾邦推向危机舆论的旋涡。

━━━━

“黑马”失速

在四川地产江湖里,中迪禾邦的异军突起颇具传奇色彩。企查查资料显示,中迪禾邦于2006年成立于成都,其实控人李勤年仅43岁,四川达县人。有报道称,李勤早年靠开发达州的煤矿起家,后涉足土地整理、小产权房开发、安置房、房屋建筑工程等。

资料显示,中迪禾邦旗下拥有地产、物业、商业、农业、文旅康养、影视等板块,业务范围覆盖全国13省市。目前,其地产业务主要集中在川渝两地,如:成都中迪中心、中迪创世纪、绵世溪地湾、广安中迪北辰悦府,达州中迪绥定府、中迪岚山郡、中迪广场、中迪公馆、中迪红星商业广场、中迪花熙樾等项目。

2015年至2016年,李勤开始转战资本市场,曾耗资约11.8亿元围猎成都路桥,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但最终入主成都路桥计划失败。后又转战绵石投资,成功借壳,更名为中迪投资(000609.SZ),中迪投资目前主要承载地产业务,也是中迪禾邦最重要的平台之一。

尽管热衷多元化布局,但地产业务还是李勤的心头好,2015年,他曾制定战略目标,拟在3年内进入四川房地产开发10强之列,到2020年进入中国房企百强,要打造“全国一流的商业帝国”。

但这一目标最终折戮在2018年,根据中迪系上市企业中迪投资财报显示,2018年至2019年三季度,中迪投资已连续7个季度净利润亏损。2018年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145.24%,亏损6079.79万元。2019年三季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中迪投资营业收入2235.80万元,同比增长14.44%;净利润亏损7878.35万元。货币资金为2.304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5368万元,负债22.7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13.17亿元。尽管,今年1月20日中迪投资曾2019年度业绩预告称,由于四季度两个房产项目完工交付并确认收入,公司有望实现扭亏为盈,但对于缓解现金流困境来说仍然杯水车薪。

对于中迪系的失速,一位四川本地房企投资部副总经理罗宇(化名)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迪禾邦的崛起与“达州帮”分不开,达州民营经济较为发达,早年很多人靠当地的煤炭资源发家,后因煤矿整合,这些人将财富转移到成都,投资其他产业。在李勤的背后,是达州民间企业家之间的密切扶持。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达州帮”因“2017年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千亿骗贷案”事发以及2018年川籍高官蒲波落马,几乎销声匿迹,而中迪禾邦也就此止步于百强线外。

据某机构数据显示,中迪禾邦2018年销售金额为150.4亿元,行业排名126位;2019年销售金额为144.5亿元,排130位。

与“达州帮”的渊源,从中迪禾邦集团的股东名单中可窥一斑。企查查显示,除大股东李勤以外,中迪禾邦集团另外几位主要股东分别为余长江、刘军臣、宋俞江,均为达州人。余长江是达州长江实业和达州远志投资的控股股东,宋俞江是四川中际能源集团和巨景龙辉集团持股90%的股东,这两家公司都是能源关联企业。

(此文刊于中国房地产报3月30日05版 责任编辑 李红梅)

流程编辑:曹冉京

主营产品:交通灯,信号灯,可变交通标志,信号机/交通信号系统,路障,LED信号灯,其他道路交通管理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