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禾邦的美光电有限公司:巨亏7800万 220亿关联信托逾期

来自:宁夏回族自治区巨日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20年1月22日,上交所对安信信托三连问,涵盖从业绩预亏、资产计提减值到主营业务亏损详情,使资本圈将注意力从疫情转移到这家被曝2019年底已有500亿元产品逾期的上市信托公司身上。

楼市资本论梳理后,结合安信信托的公告声明,其发行的产品中与中迪控股集团有关联的涉及规模在220亿元。而中迪控股的掌舵人李勤,正是此前在资本市场叱咤一时的“达州帮”核心人物之一。

楼市资本论发现曾经有地产“黑马”之称的中迪禾邦,近年来业绩增长缓慢且关联上市企业还曝出投资巨额亏损,乃至牵涉大规模信托产品逾期等新闻。那么,李勤治下的中迪禾邦系究竟怎么了?

【一】劣后方中迪控股,涉220亿信托产品逾期

2019年11月,安信信托旗下“安赢42号”被爆逾期,该项目总融资规模为240亿元。楼市资本论注意到,该项目的劣后方上海逸合,实际上是中迪禾邦集团旗下公司。

值得关注的是,这并非安信信托旗下产品首次违约。

2019年5月,安信信托旗下“安赢11号和”安赢25号两款信托产品先后被爆出无法按期兑付,两个产品发行规模分别为16.5亿元和32亿元。上述两款产品劣后份额公司分别为上海阆富实业和上海凯富置业,这两家公司的控股股东均为中迪禾邦。加上据安信信托公告的安赢42号,实收信托规模为172亿元。就已公开资料统计,安信信托与中迪禾邦有关联的信托产品规模为220.5亿元。

作为劣后方,若这些产品实现盈利,中迪禾邦是最大受益方;若亏损,中迪禾邦则是最大承担方。去年11月28日,安信信托公告表示,截至目前安赢11号、锐赢64号及蓝天3号出现逾期,逾期本金约23.5亿元。以及当前因多次违约,被热点关注的安赢42号。换句话说,中迪禾邦要为至少220.5亿元的产品本金及收益做风险兜底。

楼市资本论发现,中迪禾邦系公司众多,同时业务布局广泛,除了地产,还在金融领域布局包括私募、融资租赁等。其中,李勤作为董事长的中迪禾邦集团和中迪投资则是中迪禾邦系的核心。

那么,如此鸿篇巨制的业务布局背后,中迪禾邦以及李勤是靠得住的人么?

【二】背靠“达州帮”的资本玩家李勤

在成为媒体口中的地产黑马、资本玩家前,李勤有着颇具传奇色彩的白手起家经历。

李勤,1977年出生于四川一个名为双庙的山村。

1995年,从万县商业专科学校毕业的李勤没有选择接受毕业分配,而是看准了老家达州刚刚兴起的装修商机,从基层做起的李勤逐渐开始和同行一起承包装修业务。

在逐渐壮大的装修生意中,李勤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并在达州装修界站稳了脚跟。据了解,当时一些比较知名的大公司,中国邮政、中国邮政储蓄的装潢业务,他都承接过。

装修和建筑就隔一堵墙,和水泥钢筋打交道久了,也就形成了一个圈子。

草莽时代,李勤的房地产业务涉足土地整理、小产权房开发、安置房、房屋建筑工程等,正是这些让他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2006年,30岁的李勤发起创立中迪禾邦发,注册资金超过5亿元,李勤任董事长。

2015年,名不见经传的中迪禾邦豪掷了23.2亿元,以底价摘得重庆市一地块,引爆当地楼市。同年,中迪禾邦还高调举办战略发布会,并邀请央视主持人水均益前来站台。

很快,在楼市赚到钱的李勤,眼光又瞄向了股市。2015年至2016年,李勤耗资约11.8亿元围猎成都路桥,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事与愿违的是,李勤入主成都路桥计划失败,同为达州人的刘峙宏成为公司实控人。李勤转战绵石投资,成功借壳,更名为中迪投资,成为公司实控人。然而,从2018年开始,中迪投资接连亏损。李勤当初携12.39亿元入主,如今仅剩3.71亿元。

照理说,十分信奉“天道酬勤”的李勤,杀入资本市场开始大手笔赚“快钱”,有点不合逻辑。毕竟,想当资本玩家与干装修、搞建筑不同,并非勤劳就能致富。

楼市资本论发现,原来李勤和中迪禾邦的发展壮大与“达州帮”有着密切关系。早在2014年起,中迪禾邦股权多番变更,除李勤外,“达州帮”商人进进出出。最新资料显示,中迪禾邦李勤的持股由51%降至30%,刘军臣、余长江、宋俞江分别持股25%、25%、20%。其中,刘军臣、宋俞江曾为“达州帮”企业均浩实业的股东,宋俞江还与“达州帮”最核心的带头大哥唐铭阳有亲戚关系。

楼市资本论了解到,声名显赫的“达州帮”已经因“2017年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千亿骗贷案”事发以及2018年川籍高官蒲波落马,几近团灭。与“达州帮”的兴衰十分巧合,中迪禾邦,正是从2015年突然爆发,2016年被誉为业界“黑马”,到了2018年则开始徘徊不前。

【三】地产业务发展滞缓,中迪投资净亏超7800万

资料显示,中迪禾邦集团创立于2006年,系根植于成都、发展于全国的多元化大型企业集团。

虽然中迪禾邦集团涉足多个产业,但其主要还是以房地产为主导的综合性企业。中迪禾邦的地产业务主要在川渝两地,比如成都的中迪中心、中迪创世纪、绵世溪地湾等项目,广安有中迪北辰悦府,达州有中迪绥定府、中迪岚山郡、中迪广场、中迪公馆、中迪红星商业广场、中迪花熙樾等几个楼盘,德阳有中迪国际社区,重庆有两江中迪广场。

按照2015年中迪禾邦的战略目标,3年内进入四川房地产开发10强之列,到2020年进入中国房企百强,要打造“全国一流的商业帝国”。

彼时,背后有金主撑腰,中迪禾邦不仅夸下海口,还真的在2016年10月,成立了影视公司,又在2017年7月,重组安岳柠檬龙头企业――四川华通柠檬有限公司,深入参与华通柠檬的升级打造,制定了“农业+生态+文旅”的发展路线,谋求农业与文旅的深度融合。李勤也频频亮相各种场所,意气风发。

然而,如今回过头来,从其近两年业绩看,离目标着实有点远。据亿翰智库统计,2019上半年,中迪禾邦集团位列四川典型房企销售业绩第13名;而从克而瑞和中指两大机构提供的数据来看,中迪禾邦的地产业务排名变化不大,一直稳定在120名左右。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中迪系上市企业中迪投资自2018年至2019年三季度均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年报显示,在净利润同比下降145.24%后,仍亏损6079.79万元。最新发布的2019年三季报数据显示,年初至报告期末中迪投资营业收入2235.80万元,同比增长14.44%;净利润亏损7878.35万元,亏损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李勤通过成都中迪产融投所持中迪投资股权已全部处于质押状态,爆仓的风险如影随形。

在楼市资本论看来,与其说中迪禾邦距离自己的目标“打造一流商业帝国”差的还远,不如说,中迪禾邦亦或李勤自己,从关联的信托产品逾期到主营业务滞缓及上市公司亏损等,目前都已身处困境,危如累卵。中迪禾邦的未来究竟会怎样,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

主营产品:交通灯,信号灯,可变交通标志,信号机/交通信号系统,路障,LED信号灯,其他道路交通管理设施